东山烟水
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10-28 04:48 浏览次数:

  第一次抵达福建泉州的崇武小镇,走过一段人流喧哗的集镇后,我就隐约地听见海不可一世的傲啸。近了,海岸的惊涛一波波漫天卷地袭来,水面与天相接。我惊讶于水的力量,它与生俱来劈刀阔斧、力破千军的气势。从此,我对于海只有远远心存敬畏。

  闽南的海岸线,从黄海与东海交汇处出发,一路逶迤南下,最后逗号般轻轻撇向西边,停留于此,就是天涯驿站的东山了。东山非山。这个位处北纬23度的小岛,终年吹拂着太平洋温润的水汽。

  登高确实是利于揽胜的,视线的开阔引导往更深更远的高处走。只是海面在雨中更加迷茫,再好的眼力也有受限的时刻。沧海一粟。的确,在海的面前,谁也不敢言说“伟大”二字,此刻更是如此。飘茫的烟水笼罩着海平面,除了烟水,还是烟水。

  此时若要作画,工笔的线条太过生硬,水粉的色泽有些多余,我想只能是中国画的大写意。那若有似无的清清浅浅,只有凭借水墨两色的交融勾勒,在稍稍带些粗砺的宣纸上龙蛇般行走,才能饱满淋漓地展现无尽延伸的意味。

  走到海滩,才是与海真的亲近了。在海的边缘一一行进在连接陆地与海的沙滩上,我才算找到归属大地的踏实与安妥。沙粒随海浪起伏进退,谁也不能确定这一刻裹挟至脚下的沙是不是上一刻带来的那一批。

  风真是玄妙,你明明看不见它的形状,却能在许多事物上找到它附着的存在,似一双大手无时不刻地推动和塑造着岛上的万物。岸边的礁石是它最有力的杰作。海潮褪去,大片赤红的岩石裸露着,层层褶褶的凹痕以及尚在磨合中的棱角,全是风犀利的银钩铁画。静卧于此的礁岩,无需人力,不用雕刀凿斧,任由风和时间层层地堆积,彼此桀骜不驯地较量,却锻造出如此鬼斧神工的壮美。

  在这座岛上,只有一块石头,风是如何也奈何不了它的——风动石,它已经成为小岛的标志性建筑。每当强劲的海风从海峡吹来,石头会左右轻轻晃动,让人觉得岌岌可危,海风过后却又平稳如初。更神奇的是在东山历史上发生过一次五级地震,不少地方山石滚落,唯有风动石安然无恙,屹立至今。

  岛上能与强劲的风力抗衡的植物是木麻黄。天下草木物种的神奇和繁复,一直是遵循着进化的规律,就如木麻黄,正是在一次次挽手抵御海岛猛烈的风沙进攻与较量中,渐渐演化成今天这般躯干清瘦、叶片如针的模样。

  这里处处都是木麻黄清逸挺拔的身影,有了它们形成的屏障,这座三面环海的小岛安稳多了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岛上的人们,也如这木麻黄一样坚韧。

  雨中,我拾级而上一座面朝大海的书院,抬头望见的牌匾书曰“南溟”,恍惚间有时空的错觉晃过。走出书院,骤雨初歇,鸟鸣清脆入耳。

  极目苍穹,顿觉天高地厚,乾坤清朗,再鸟瞰远处,水天一色,碧空如洗,水波清冽,错落的房屋如一串温润的璞玉,环绕在海湾颀长的颈项之间。如果可以,我愿意做一颗遗留沙上的贝壳,俯身于思念的海滩,藏身于这方海风熏拂的古城小镇,澄澈我安放尘世的魂灵,耕读到终老。

  第一次抵达福建泉州的崇武小镇,走过一段人流喧哗的集镇后,我就隐约地听见海不可一世的傲啸。近了,海岸的惊涛一波波漫天卷地袭来,水面与天相接。我惊讶于水的力量,它与生俱来劈刀阔斧、力破千军的气势。从此,我对于海只有远远心存敬畏。

  闽南的海岸线,从黄海与东海交汇处出发,一路逶迤南下,最后逗号般轻轻撇向西边,停留于此,就是天涯驿站的东山了。东山非山。这个位处北纬23度的小岛,终年吹拂着太平洋温润的水汽。

  登高确实是利于揽胜的,视线的开阔引导往更深更远的高处走。只是海面在雨中更加迷茫,再好的眼力也有受限的时刻。沧海一粟。的确,在海的面前,谁也不敢言说“伟大”二字,此刻更是如此。飘茫的烟水笼罩着海平面,除了烟水,还是烟水。

  此时若要作画,工笔的线条太过生硬,水粉的色泽有些多余,我想只能是中国画的大写意。那若有似无的清清浅浅,只有凭借水墨两色的交融勾勒,在稍稍带些粗砺的宣纸上龙蛇般行走,才能饱满淋漓地展现无尽延伸的意味。

  走到海滩,才是与海真的亲近了。在海的边缘一一行进在连接陆地与海的沙滩上,我才算找到归属大地的踏实与安妥。沙粒随海浪起伏进退,谁也不能确定这一刻裹挟至脚下的沙是不是上一刻带来的那一批。

  风真是玄妙,你明明看不见它的形状,却能在许多事物上找到它附着的存在,似一双大手无时不刻地推动和塑造着岛上的万物。岸边的礁石是它最有力的杰作。海潮褪去,大片赤红的岩石裸露着,层层褶褶的凹痕以及尚在磨合中的棱角,全是风犀利的银钩铁画。静卧于此的礁岩,无需人力,不用雕刀凿斧,任由风和时间层层地堆积,彼此桀骜不驯地较量,却锻造出如此鬼斧神工的壮美。

  在这座岛上,只有一块石头,风是如何也奈何不了它的——风动石,它已经成为小岛的标志性建筑。每当强劲的海风从海峡吹来,石头会左右轻轻晃动,让人觉得岌岌可危,海风过后却又平稳如初。更神奇的是在东山历史上发生过一次五级地震,不少地方山石滚落,唯有风动石安然无恙,屹立至今。

  岛上能与强劲的风力抗衡的植物是木麻黄。天下草木物种的神奇和繁复,一直是遵循着进化的规律,就如木麻黄,正是在一次次挽手抵御海岛猛烈的风沙进攻与较量中,渐渐演化成今天这般躯干清瘦、叶片如针的模样。

  这里处处都是木麻黄清逸挺拔的身影,有了它们形成的屏障,这座三面环海的小岛安稳多了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岛上的人们,也如这木麻黄一样坚韧。

  雨中,我拾级而上一座面朝大海的书院,抬头望见的牌匾书曰“南溟”,恍惚间有时空的错觉晃过。走出书院,骤雨初歇,鸟鸣清脆入耳。

  极目苍穹,顿觉天高地厚,乾坤清朗,再鸟瞰远处,水天一色,碧空如洗,水波清冽,错落的房屋如一串温润的璞玉,环绕在海湾颀长的颈项之间。如果可以,我愿意做一颗遗留沙上的贝壳,俯身于思念的海滩,藏身于这方海风熏拂的古城小镇,澄澈我安放尘世的魂灵,耕读到终老。


上一篇:滨海国家湿地公园开启夜间巡护 为候鸟迁徒保驾    下一篇:木麻黄是种什么样的树